千篇小说

字:
关灯 护眼
千篇小说 > 三人行,必有我妻焉? > 第四章 神剑行天道

第四章 神剑行天道

陈闲毁了师父亲造之剑,内心自责。即使可用灵符飞行,他也要徒步回前岭村,企图用这种方式惩罚自己的又一次鲁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坎水,禁行!”

        沙漠里还有水?!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前方突然出现的沼泽,陈闲愣了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怎么这里也有人打架?

        陈闲后退两步,远离沼泽范围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出现的他自然被打斗的人发现,只不过无人分心理会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余多多,你竟会术法?!难dao是你向云台余孽出卖家主?!”

        云台余孽?

        出卖家主?

        这几个是余家人?

        不是说他们不来慈悲岭吗?

        “叛徒!受死!水龙yin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    嚯!沙漠出水龙!这人修为不比那叫余多多的差啊!

        见伤他师父的余家人内斗,陈闲不再躲藏,飞到一旁沙丘席地而坐,乐滋滋看戏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三个尾巴从定水城一路跟随,刚到慈悲岭就按捺不住,对她群起而攻。余多多有任务在shen,又顾念同门之谊,并不打算与他们多纠缠,只是施法将被三人困在术法沼泽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这三人并不消停,两人破阵钳制她,一人暴起施展水龙yin,杀气腾腾,势要取她xing命一般!

        “吼――”

        水龙一出,气势如虹,阴森的慈悲岭里顿时狂风大作,雾气蔓延,鬼气森森!

        水龙卷起无边沙尘,狂啸着向余多多袭去!她控着坎水阵强行压住另外两个金丹,电光火石之间,gen本避让不开!

        “别伤她xing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定水!”

        两dao声音同时响起,一daoliu光激出,气势汹汹的水龙刹那间chu2之即溃!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什么?好生厉害!

        惊讶的陈闲直勾勾盯着击溃水龙的liu光,只见liu光化形,服帖地缠绕在余多多腕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定水绫竟在你shen上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余湛!”

        惊讶之声再次不约而同,见余多多叫出自己名字,余湛也不再伪装,撤去伪装术法,一张年轻的脸庞lou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在这zuo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阿爹竟然把定水绫给你了!?”

        定水绫?

        老母鸡说余家善控水,极品仙qi定水绫是其宗门至宝,就是这gen彩带子?

        要不是亲眼见这彩带子轻松击溃杀气如虹惊天动地的金丹水龙,陈闲怕是不会多留意它一眼,还以为它就是女人的发带呢!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可能?定水绫怎么会在你shen上,阿爹答应给我的!凭什么?!凭什么什么好东西他都给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有要事在shen,回去再与你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余多多不想看他发疯,转shenyu走,就听那使出水龙yin的男人dao:“少主别信她!你可亲眼看到她使了外门术法,这定水绫说不定就是她联合云台余孽盗走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呸!

        一口一个云台余孽!

        谁稀罕你这破带子!

        陈闲十分不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在胡言乱语什么!”余多多不满此人栽赃,横眉冷对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人丝毫不虚,继续造谣生事,挑拨离间怂恿余湛:“少主,你看她就是恼羞成怒!家主行踪诡秘,若不是亲近之人谁能知晓?而她,作为家主亲传,家主对她的偏chong门人皆知,家主行踪可能会瞒着你我,但绝不会瞒着她!而定水绫既是我余家至宝又是家主信物,家主从不离shen!我看此次家主受创就是被叛徒出卖!是她勾结云台门人杀人夺宝!”

        余湛不信余多多会盗宝,因为他知dao他父亲是个怎样偏心的人。可“家主信物”四字还是深深刺痛了他,他想起五长老对余多多的推荐,想起母亲的担忧,内心十分恼恨!

        权力,父爱,只要有余多多在,近在咫尺的东西似乎都离他很遥远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信同伴的话,也要劝

【1】【2】【3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cao文里的各种play 疯批叔叔的xingai调教 情欲系统(NPH,男全处) 情欲(高h) 被监禁受孕的家庭教师 生育工具她娇软多汁(1V1 SC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