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篇小说

字:
关灯 护眼
千篇小说 > 归字谣 (修真兄妹骨) > 第九章 酣春花时韶光易逝

第九章 酣春花时韶光易逝

第九章  酣春花时韶光易逝

        随着游念霜手指轻轻一挑,那白绸便如同liu云般缓缓飘落,lou出了一双狭长明亮的凤眼,宛如藏在雪山断崖之上的一池冰泉,清澈而冷寂,偏偏又妍丽得不可方物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先前蒙着眼时,剑眉薄chun衬着苍白的肤色,只让人觉得凛若霜雪,如今lou出这一双凤眼,却简直像换了个人一般——丰神绰约,顾盼生辉,就连那病态的肤色也只剩下了白皙如玉的印象。

        铃灵睁大双眼,呆呆地看着少年那张美如冠玉的jing1致面庞,过了半天,才喃喃地说dao:“阿念,你长得好漂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游念霜僵了僵,偏过tou没有作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打小就不喜欢自己这张貌若女子的脸,衍星gong中与他同辈之人,凡是说过他漂亮的,皆被他削得噤若寒蝉,不敢再说第二次。直到游念霜无意中看到了父亲藏起的亡妻画像,跋扈的少gong主才收起了xing子,不再避讳他人对自己样貌的点评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世间会因被夸漂亮而感到喜悦的男子毕竟还是少数,游念霜亦是如此,即使不再介怀,却也仍是不喜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不知为何,铃灵这痴痴傻傻的一句夸赞,却并未让他生出不快,反倒是xiong口yangyang的,就像是有羽兽在心脏旁扑棱翅膀。

        游念霜不禁轻咳一声,想要挥去这异样的感觉,他主动解释dao:“咳,我惯以liu云锻拭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那行吧!”铃灵这时也回过神来,将乾坤nang重新系回了腰间,单手撑着脸颊,星眸闪闪地盯着游念霜的脸,满面好奇。“用这个ca剑的话,你眼睛怎么办?不蒙着了?我觉得现在这样更好,特别好看。阿念,要不你就别蒙着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游念霜握着剑柄的手颤了颤,顿了片刻,才缓缓将白绸覆于剑上,低声开口:“……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实他备了不少liu云锻,是真的常以此缎来ca拭剑刃,蕴蓄剑气,仅是这次外出,就足足带了好几匹。之所以用其蒙眼,除了能run养气xue之外,也是因为若是不慎弄污了的话,再随手裁一截便可。

        游念霜也不知自己为何会鬼使神差地答应了她,只好垂着眼,默默地在剑刃上洒下几滴寒泉水魄,专心地拂拭剑上痕渍。

        铃灵津津有味地看着他慎之又慎的动作,忽然灵光一闪,问dao:“阿念,你这么宝贝这把剑,应该给它取了名字吧?叫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丫tou多半又是从她二师兄那儿听了些荒诞的剑修轶事,语气就像把自己的本命剑比作了灵chong,游念霜心中无奈,嘴上仍是老实地答dao:“这是我母亲的剑,白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呀,好霸dao的名字!白帝出鞘,剑凌星河!”少女一脸向往,她装模作样地nie了个剑诀,胡乱比划着,难得地蹦出了个妙语佳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凌星剑”本人则像是不忍直视她那乱七八糟的剑招一般,不禁摇tou叹气,嘴角却牵起了一个浅浅的弧度,只是一瞬便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    铃灵瞥见了游念霜犹如春雪初rong般的神情,她怔了怔,忍不住问dao:“阿念你这么好看,那你母亲应该也是个绝世美人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游念霜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,他微微敛眸,纤长如黑翎的nong1密睫mao低垂着,遮住了眼底的情绪。“我未曾见过母亲,但我看过她的画像……是很好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铃灵面lou惊讶,张嘴想要再问,却忽地掩住了chun——游念霜此时的神情,不知怎的让她想起了三师兄,钟无忧提起自己母亲时的神色亦是如此,目光也不知是望着何chu1,满是萧瑟,她在一旁仅是看着都觉得莫名难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母亲也……?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她并未说完,但游念霜明了她的未竟之意。他缓缓颔首,低声说dao:“嗯,她生下我之后就过世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修dao之人虽然极难孕育后人,但本shen五ti强健,很少会像凡间女子那般因难产而死。游念霜的母亲是在怀着他时不慎受了重伤,只要弃了胎儿,安心养伤,本可痊愈如初。可她却不顾dao侣的劝阻,执意留下了他们的孩子,还将ti内大半灵力源源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被老公献给偏执狂上司后被肏上瘾了 艹粉骨科 娱乐圈 np) 睡服娱乐圈(NP,高H) 老公帮我出轨【np】 有间客栈(古言np) 驯化(无期迷途/gl/np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