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篇小说

字:
关灯 护眼
千篇小说 > 娇妻的江湖(更新至17卷第7章) > 分卷阅读84

分卷阅读84

妹夫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有点晕,原来她们闭门在商量这个!那就是说,只有用最原始的方法解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只有我和唐宇两个,那麽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像,我也该恭喜唐兄娶新嫂子了?”我的语气也兴奋不起来,脑子一团乱麻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我被迫捨shen为唐霓解毒,那个shen份神秘莫测的南gong玫瑰自然就该交给唐宇“解救”了。问题是——我还有救芙儿的“重任”呢!我这麽没天赋的衰人,一堆儿娶了两个绝世美女大概已经算是没天理了,天理难容、才渊薮昭彰地被dai上说不清几ding绿帽(囧)。就算咱宅心宽厚、夫妻情深,尚自厚颜苟活,又有何德何能再娶一位绝色才女?武功上保护不了人家,男人天赋上……更不可能时时满足三女yu情啊,那后果……还不得更多的绿云罩ding!

        “唉……”歎气的竟然不是我!唐宇在为不敢娶那位神秘玫瑰而发愁?这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属于救人,事后就算不娶也无过,不必这般愁眉苦脸吧?

        “唐兄,南gong小姐虽说背景複杂,但目光纯良,自非邪异之人,又与令妹齐名之当今武林四大美女,与十少英杰的唐兄可谓珠联璧合、良缘绝pei。任江湖何等英雄人物遇此机缘都会觉得喜从天降,何独兄惆怅?”

        唐宇lou出一丝苦笑:“在贤伉俪面前,我算什麽英杰!何况……”见我一副不听出个分晓不眨眼的气势,憋了半晌,到底接着说了下去:“你知dao我是娶过亲的,人家也是好女人,问题出在我shen上,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当然知dao问题出在他shen上。我还是不依不饶的眼神乜着他,只想看他能编出什麽谎话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唐宇转shen闭开我的眼神,负手沉yin良久才声音很低地挤出一段隐私:“有些事,对爹娘都不能说的,但面对大为你,却不敢隐瞒,生死之交当肝胆相照!其实,我的shen子说不清是不是病,这个……除非异常刺激,否则极难洩shen。夫妻之间反倒有苦无乐了!让人家的女儿忍无可忍,才分了手。此顽疾不解,只该孤老终shen的,岂可再害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真是林子大了什麽鸟都有!我希望自己能持久不洩,原来,那好事儿过了tou就是这等下场!

        他说的“异常刺激”大概就如与唐信夫妻那段二龙戏珠、双蟒腧xue地淫亵无度才可能挤出他那名贵的种子?哼,他是没见识过月儿、芙儿这样绝代尤物的罕世名qi的“威力”吧!

        该死!我咋会联想到爱妻shen上去了!一边想狠抽自己嘴巴,一边在脑海中浮现出唐宇那白生生的cu长之物被爱妻的紧nen密xue夹xi出nong1白热jing1的秘景!分shen胀得隐痛不已,是对这溷账浮想的惩chu1?

        “也许,这南gong的玫瑰就是治癒唐兄隐疾的良方呢!”我是真的希望这个天赋异禀的帅哥别是一直单shen,苦哈哈地和我们溷在一起!

        “有请唐兄进屋一叙!”月儿柔媚的话音飘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啊!”随之有些低喃的惊呼大概是南gong玫瑰发出的扭nie。

        唐宇脚不落地地在院中急转了两圈,两次作势飞shen出去的shen形最终还是按压住了,拖着忐忑的脚步向房门走去,怎麽看都像迈向刑场。除了他和我,是男人都该雀跃狂奔而去吧?天下之大,无奇不有!

        夏日的夕阳依然火热,百年老店的凋樑画栋已然斑驳,但青瓦下西向白牆的反光十分刺目。树上的蝉没命地聒噪,隐不去隔房街dao飘来商贾的吆喝,显然,我们shen在闹市,却有多少见不得人的傢伙在窥视着这个院落,比蝉安静,但可恶可怖无比,看不见的叵测阴暗,比骄阳灼人,又让人从嵴逢中冒冷气。

        珠帘响动打断了我纷乱的杂想,红裙如火的芙儿、粉白交织如百合盛开的唐霓簇倚着云中仙子般的月儿勾肩搭背、袅袅娜娜地走了出来。树上的雄蝉的注意力彷佛也被xi引过去,鸣声骤然清澹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月儿望了我两眼,似笑似嗔,朦胧缥缈,但能读到一个清晰的指示,那就是我应该跟过去。芙儿歪tou对我笑,一直清澈明亮的双眸不知何时也ju有了勾魂摄魄的魅力。唐大小姐的tou垂得很低,jiao美的侧脸比荷花更粉裡透红,连带着天鹅垂首的皓颈同色jiao艳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的tui像被命运的线牵扯着,穿过骄阳,跟上那簇比花花无语,比玉更生香的摇曳shen影,走进老宅的阴影,那裡有锦帐绣衾。只是还没迈进门的我听到的是个黯然恼人的指令……

        (待续)

        请识别正版网站!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乳娘(高h np) 【晚来天欲雪】H版 和黑人交换女友 我自己的sm经历 真实 lun回乐园:遍地是马甲 我的透视超给力